• <blockquote id="yoygm"></blockquote>
    <nav id="yoygm"></nav>
  • <dd id="yoygm"><optgroup id="yoygm"></optgroup></dd>
    首頁 專欄翟文靜正文

    對話中國人民大學商學院院長毛基業:貼近實踐,與中國最具創新性和前瞻性的企業一起成長

      “對于數字化轉型來講,企業一把手在思想上認識到數字科技的潛能,以及它對組織的意義,這是高于一切的。為什么要做案例的研究與分析?第一,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第二,通過解剖麻雀學習這些榜樣,能夠提煉出來一般規律來啟發傳統企業的領導。先從認知變革開始,然后組織變革,數字化轉型既是組織變革也是二次創業?!?2月12日, “突破”——區塊鏈與數字經濟高峰論壇暨2019第八屆中關村大數據日上,中國人民大學商學院院長毛基業與數據觀聯合創始人翟文靜在專訪對話中說道。

    圖:中國人民大學商學院院長毛基業與數據觀聯合創始人翟文靜

      以下內容根據現場對話內容整理而成:

      翟文靜:成立“中國人民大學數字經濟及治理研究中心”的目的是什么?發展目標又是什么?

      毛基業:成立“中國人民大學數字經濟及治理研究中心”核心目的是要服務國家服務產業,推動科技與產業的融合。中國人民大學商學院和中關村大數據產業聯盟的合作,與我們的核心使命是一致的:“服務社會,貢獻中國管理智慧,用我們的知識去培養領袖人才和服務產業”。

      當前中國的數字經濟,出現了過去40年從未有過的一系列全球范圍內的最佳實踐,包括中國對區塊鏈的興趣、投入和做的一切些探索,在世界上也是少見的。據說,幣圈比特幣70%以上的炒家、買家都是中國人。全球50%以上的電商在中國,超過8億的移動互聯網用戶也占了全球的一半。

      這些探索讓我們有機會能夠去把理論貢獻出去,這么多的活躍創新與投資及社會關注度,放長遠來看,它背后的邏輯,哪些是可持續的?哪些是真能創造價值?哪些是泡沫?學院派應該做深度思考,做好理論創新;有了理論,就能更好的指導實踐,能夠幫助企業更理性的去做投資,做管理。

      我們學院的愿景是:做最懂中國管理的世界一流商學院。我們將整個學院的戰略、研究、方向、目標都定位在數字化轉型與組織重構上。著眼于未來一個新的時代,例如,我們的營銷系要研究數字化轉型,企管系和組織系要研究組織重構,將數字經濟、數據、科技的潛能釋放出來,所謂“三分技術7分管理”,數字化轉型企業需要擁有新的組織架構。

      企業有了市場大數據,對消費者的洞察可以做得非常好;在生產端,物聯網也能夠把這些生產數據實時搜集起來,把智能制造做起來。但如果不做組織重構,企業對市場上瞬息萬變的用戶需求,個性化需求對接就不可能敏感。數據的潛能是否能釋放出來,很大程度取決于管理的問題。我們希望能夠幫助企業通過認知的提升,通過深度思考與理論提煉,把大數據、區塊鏈、物聯網方面的探索,升華到理論上。

      數字經濟在本質上、邏輯上到底是什么?為什么會發生?它會如何發生?下一步會怎么樣?回答好這些最基本的問題,能夠對世界管理學,對指導中國企業實現數字化轉型,對經濟升級、創新經濟都有重要意義。創新往哪里走?創新的路徑是什么?我們希望能夠把這些最佳實踐總結出來,促進社會轉型。這是最根本的使命。

      翟文靜:我們成立研究院,應該說是迎趨勢而做的,細水長流,與時俱進。我們商學院有很多的企業家來這邊學習,特別是一些傳統的企業家。我們學院如何利用大數據來提升這些傳統企業家的管理和他們的能力,最終賦能整個產業的提升?

      毛基業:我們有比較成熟的數字化轉型項目,有針對數字化轉型的企業家訓練營,我們還有一個目前最高端的MBA項目叫做金融科技。如何推動、幫助這些企業家?從大處來講:“一切變革都始于思想解放,一切組織變革,都應該是始于認知的變革?!睂W校擁有便利條件,我們也有一些案例,包括一些前沿企業最佳實踐。我認為,現在認知上的變革是最重要的,沒有理念就一無所有;認知方面,我們能做很多。

      技術實施可以請技術人員、技術公司、實施公司幫忙,但如果領導的認知沒能看到它的價值,沒有看到技術跟它的本質及跟它組織的結合,一切都是空談。最重要的在認知變革與轉變上,這是傳統企業數字化轉型,數字經濟第一件要做的事情。一把手在思想上認知到數字科技的潛能,及它對組織的意義,這是高于一切的。

      為什么要做案例的研究與分析?第一,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第二,通過解剖麻雀學習這些榜樣,能夠提煉出來一般規律來啟發傳統企業的領導。先從認知變革開始,然后組織變革,數字化轉型既是組織變革也是二次創業。

      翟文靜:您如何看待區塊鏈未來的發展?數字經濟如何與傳統經濟相結合?

      毛基業:區塊鏈作為一個新的技術,一個新鮮事物,它具有相當不確定性。它有點像10多年前云計算剛開始的時候。很多人、包括業界都有不同的看法、爭議,這都是正常的。理解一個新事物,我們可以用這種比喻或者比擬的方法去看:“像2000年前后第一波PC互聯網那種興奮,那種熱鬧,那種泡沫,然后所有泡沫都要破碎,破碎之后大家冷靜下來開始認識技術的本質,也是技術真正能夠產生價值的地方?!?/p>

      傳統實體經濟整合重構?它是一個慢慢探索的過程。我們完全可以借鑒隨著PC互聯網時代的泡沫破碎的經驗,大家冷靜下來去回歸商業的本質,用技術做該做的事情,然后一點點重構,最終實現第一波PC互聯網對電商的重構?,F在到了第二階段,面對移動互聯網對實體產業的沖擊,PC互聯網泡沫破碎和它最后回歸商業本質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在一定程度上,也許有人覺得區塊鏈的顛覆可能比PC互聯網與云計算的顛覆可能還要深遠。我認為,這是有待實踐的探索,盡管還沒出現所謂殺手級的應用,但它畢竟是一個新的范式。這一切值得深入研究,積極探索,才能夠把握先機。

      在工業化時代,我們沒有引領全球的最大實踐,我們沒有這個能力;我們的數字經濟有獨特的優勢?,F在,我們的規模市場包括現在風投的生態,獨一無二。面對千載難逢的機會,我們有可能做出世界范圍內的最佳實踐來。我們應該鼓勵企業去做全方位的探索,快速迭代,能夠像電商那樣。我們應該擁抱技術,中國電商發展的好,中國大數據應用的好,一定程度上都是因為相對的寬松的監管,如此反而能夠更好自由探索與發展。

      我們要開放腦筋,去自由探索,相信社會,相信組織,通過不斷適應,去找到技術、需求與我們組織社會的一個最佳的匹配。我相信,所有的技術最終都會走這樣的路線?,F在最需要的是這種鼓勵探索,去創造一個好的生態,提供一個好的平臺,讓技術跟產業盡早的實現有機的融合。

      翟文靜:人大商學院是眾多商學院中最具市場敏銳度、開創性的商學院。目前來看,人大商學院應該是第一家成立有關區塊鏈與數字經濟研究方向的商學院,我們是如何做到每次都能捕捉到好的節點來成為引領者的?

      毛基業:成立區塊鏈研究中心我們不敢說是第一家,但我們確實把全院的研究焦點放到數字經濟上來了,我們叫數字化轉型和組織重構,這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這個也是代表了我們的追求,我們院在國內是4個A+的工商管理學科之一,我們是最佳的商學院。我們把它看成是一個我們自己的差異化與引領,我們特別強調思想引領這一契機。

      我認為,要貼近實踐。在象牙塔里關起門來做研究,永遠不可能捕捉到新穎的理論創新機會。因此,我們要貼近中國的最領先的企業,與中國最具創新性和前瞻性的企業一起成長。

    責任編輯:張薇

    分享:
    人妻无码人妻有码中文字幕,人妻丰满熟妇邻居无套中出,女人性高朝床叫流水免费视频,秋霞午夜理论理论福利无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